【中太|双黑】威士忌和日本酒

*《人间失格》电影ver。

*与其说这个是粮……我真的产太快了。那些台词那么一点点只言片语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我连条漫都在摸……就是不太会画中也

*我要向电影里的中也和把中也编进电影的导演表白。

*毕竟是个摸鱼,且叶藏和宰的性格完全没办法比呀,所以OOC超级严重。所以我有改动原台词。

*电影看了几遍而已,台词不太记得住,那一段日文也是手敲的绝对有错。

以上。↓↓↓

威士忌和日本酒

我和他的相识一点都不愉快。刚见面还没对话连外号都给我起好了,说话莫名其妙,表情莫名其妙,提的问题也是和他浑身上下一样莫名其妙。

“喂,你到底喜欢什么花?”

有时候我们喝酒,一般都是和一大群人一起的。他喝醉了会发酒疯,还总喜欢找上我麻烦。有一次他死缠烂打追到我家,最后闹剧在别人的帮助下草草收场。

中原中也就是个疯子。

【什么天才诗人,像蛞蝓一样缠人。】

我没日没夜地喝酒,身边的人过了一个又一个。自杀了一次又一次。

常驻那家酒吧这回事倒是从来没有变过。

【这是我的诗,还是你的诗。】

——“见到作者本人让你很失望吗?”

中原中也似乎是出名了。我刚把那本诗集塞回书架里,怀里又多了个沉甸甸的东西。

“——中也。”

“小丑我一个人做就好了。”他笑得很令我不安,看着我把两大册沉甸甸的画集往怀里紧了紧才转过身。他问我要不要去镰仓。

不去。我干嘛要跟他去。

我坐着和上次去镰仓一样的火车。

【好想再多活一点时间。】

“脑子里想写的东西,明明还有那么多。”

我没料到他会提这档子事。突然说到这个,我只能无言着听着他讲。

——我也有,可我为什么这么想死?

“但是,我在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大错。

“或许换一个角度来说,我这个人——”

他转过头看着我。眼神里透着一股我不断在他身边闻到的气息。那是他天生的神秘与绝望,而现在那气息浓烈得我差点要冲过去狠狠摇他的肩膀。不要再说了。

“已经不存在了。”

那声音里像是奋力地想向我展示什么东西。他的压抑他的呕心沥血他的污浊了的悲伤——

他说北方的海没有人鱼。

我是大庭叶藏。我什么都做不了。

他说出那句话之后我们都没有再说话。我才想起他看着我的那一刻我想和他去死。什么方式什么地点都好,我想和他一起去死。一起。

我只能,想和他一起死。

当时我手上有两大本的铜版纸,沉得不行。两只手肘抱着,拖得我肩膀使不上力。我想说话,他看着我,令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ああ、ボーヨー、ボーヨー——

中原さん ボヨで、何ですか?

人生ボヨさ。あ、ボーヨー、ボーヨー——】

我坐在台阶上,捧着厚厚的画集。他们都被我抱得热了。我想我端坐着一定像个乖宝宝,一声一气都不敢出。眼前花在纷飞。

他居然会带我来看花。

他说他想回去了。

他之后很久没有出现。

我回到了那个书店,在原来的位置找到了那本诗集。几乎可以不用说是找到,因为它从来没有变过位置。我拿出它就像我当年把它塞回去时一样,顺手得不像是个稀客。

我第三次坐上镰仓的火车。这趟火车无趣得令人作呕。若要让人知道我在那之后还两次来到镰仓必定是要发动一大群人来找我。

我最终只能想着和他一起去死,结果他没叫上我。亏待我曾和他喝过多少次酒,挨过他多少拳头,还把他当天才诗人。

“中也,日本酒是喜剧,威士忌是悲剧。”

“喜剧给你,悲剧就留给我。”

“小丑我一个人来当就好了。”

评论(11)
热度(110)
  1. H.A.沿路清澈 转载了此文字

© 沿路清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