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前的凌晨一点

明明困得要死 莫名嗨的病又犯了
宿舍不熄灯 走廊传来女学生间断的笑声。我一个人从九点半睁眼到十一点 打个游戏又醒了
头发油得乱七八糟 开了灯在镜子前仔细斟酌
我到底是洗 还是不洗
于是我在凌晨一点在盥洗池前洗了头 洗得比我短发时还快。擦了两通头皮阵阵发凉 我没有吹风机 就爬到上铺占暖气的便宜
回家后要先好好洗澡 我想
但是头洗太多 好像会更脏

评论
热度(2)

© 沿路清澈 | Powered by LOFTER